神秘内容 Loading...
10年前,俄罗斯人都以会说英语为荣,许多学校开设英文课。到了1990年,中俄边境贸易和正常贸易大规模发展,中国人大量涌入俄罗斯做生意,市场上出现了大量中国货,在边境地区、远东地区中国货竟占了市场的大半壁江山。在这种大环境影响下,俄罗斯人开始学汉语,学校也纷纷开设汉语课,有的人还聘请汉语教员。现在俄罗斯人都以会说汉语为骄傲,因为汉语更为实用。

(来源:英语麦当劳 http://www.EnglishCN.com)

乌苏里斯克市的一四O八汽车队与中国搞贸易、搞运输较早,车队的莫兹古诺夫副经理早早就学会了汉语。到中国去我家买东西时,莫兹古诺夫用汉语与我交谈。后来,我到一四O八汽车队找到了他,签订了两个合资协议。他热情邀请我到家中做客:“吃饭上我家吃吧,做饭好吃,我的妻子……”虽然说了些倒装句,但意思照样明白。

在乌苏里斯克的中国市场上,有个给中国人干零活的小姑娘柳芭。她心灵手巧,口齿伶俐,一边打工,一边跟着中国人学汉语。几年下来,她汉语说得标准、流利。给她花生她竟说:“我闻闻,有没有哈喇味。”早上见了面她竟说:“哥们,吃了吗?”她知道,中国人的“吃了吗”和俄罗斯人见面问好差不多。现在,柳芭已被一家中国公司聘为专职翻译,专门代表公司与俄罗斯人谈买卖,打 交道。她说:“我得拼命干,挣大钱,当大款,将来到中国各地溜达溜达。”

在列索扎沃茨克搞装修时,我们队里的小陈常和俄罗斯姑娘搭讪。一天傍晚,我们站在街头闲聊,一群当地女孩去看电影,他冲着人家喊“姑娘,您好!”一个高个子女孩竟用十分流利的汉语用唱歌的腔调回答:“俺不搭理你……”另一个胖子则用汉语说:“看你黑不溜秋的,上一边凉快凉快去吧!”小陈又问:“是不是去看电影?”高个子又说“啊,黄棗色棗的棗,俺才不得意哩。”逗得我们哈哈大笑。显然,这些女孩是学汉语的,水平已相当高了。

我们刚到列索扎诺茨克时,护照尚在乌苏里斯克盖章,我们被带到警察局后,一位矮个子警官懂汉语,问:“护照不在口袋里?”我答:“暂时不在。”他说,“那对不起了,朋友,请到我的后屋休息休息。”我说:“不用假客气,不就是先关起来吗?”他笑着答:“也可以这么说。”第二天,我们的护照捎来了,他兴高采烈地窜进禁闭室,用汉话喊:“立正,同志们,你们的护照到了。”临走时,我在他的文件上添了不少项目,用了汉、俄两种文字,他看了看竟说:“哎呀呀!你们中国人很有才干哪,看来你是头了,为什么出来装修房子?”我报之一笑,感谢他对我们的客气。

如今,俄罗斯人特别是远东地区的人,几乎都会几句汉语,讲汉语已经成了一种时尚。

 
神秘内容 Loading...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上一篇:解读俄罗斯人的历史情结  
下一篇:越南人眼中的美中俄日关系
[推荐]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