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内容 Loading...

Louis Amstrong--爵士之父
(来源:英语交友 http://friends.englishcn.com)





--------------------------------------------------------------------------------

歌手资料
Louis Armstrong 刘易斯 阿姆斯特朗(1901--1971.7.6)
国籍:美国
出生地:路易斯安那 新奥尔良
音乐风格:新奥尔良爵士乐 摇摆乐 迪克西兰爵士乐
乐队中的工作:歌手 指挥
主要乐器:小号
绰号:话匣子 爵士之父
简介:
  情歌可以是柔情舒缓的,可以是哀痛欲绝的,当然也可以是欢欣愉悦的。但是,究竟能够欢欣愉悦到什么程度呢?Well...听听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唱情歌就知道了!
  有「书包嘴」(Satchmo)之称的阿姆斯特朗,他那大嘴除了能将小号吹的中气十足、清亮无比外,从他嘴中所倾泻而出的歌声,更可说是爵士乐史上的一绝。他那沙哑、低沉浑厚,唱到高兴时哇啦哇啦分外滑稽的嗓音,再加上他乐观幽默的个性,叫他唱起情歌来不欢欣愉悦又怎么成呢?先来段小号,歌声随后就到。但可也别忘了,提起阿姆斯特朗的歌声,人们总也不会忘记了他首创的拟声绝技(scat)。或者应该这么说,由于其绝佳的旋律感,他的拟声技巧跟本就是他手中那把黄金小号的化身。
  拥有令人眩目的小号演奏技巧和富创新精神的演唱方式,Sathmo是纯粹的美国音乐的源泉他的歌曲具有完美的定调和旋律。他即兴的演奏和歌唱能像月光一样轻盈,也能低沉如在阴沟里垂死的街头混混留下的血滴。就像其他爵士音乐的革新者一样,他的个头也很小。但是他的影响贯穿爵士音乐和美国音乐。在全世界范围内,他享有如此高的声誉,作为斯特拉文斯基,毕加索和乔易斯等人组成的大师团中的一员,为人们所耳熟能详。他的一生展现了从一文不名到金玉满堂的转变,展现了从默默无闻到被全世界音乐爱好者推崇模仿的转变。就像灯泡飞机和电话所带来的变革一样,阿姆斯特朗的革命性音乐语言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就是为什么阿姆斯特朗对美国文化具有深远影响的原因。我们不但能在那些正在进行爵士乐的文艺复兴运动的演奏者如Wyton Marsalis,Wallace Roney,Terence Blanchard,Roy Hargrove,Nicholas Payton身上找到他的印记,我们同样能在包括从country-west到那种不知所云的rap的所有音乐形式中发现属于他的那些特有的韵律。
  长久以来,人们一直认为阿姆斯特朗是在1900年7月4日诞生于新奥尔良。7月四日(美独立宣言签署日),对于一个撰写了本世纪美国音乐上的独立宣言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个非常匹配得出生日。但是Gary Giddins,一位令人尊敬的作家,找到了阿姆斯特朗的出生证明。根据此证明,阿姆斯特朗是在1901年8月4日出生的。他生长在社会的最底层,整日东奔西走,希望能找到一点吃的东西带回家。有时候,他在垃圾箱里找一些没馊掉还能当作晚饭的食物。但是阿姆斯特朗的精神世界并没有被贫困的一无所有以及险恶的生存环境所占据。
  根据他的回忆录《Satchmo,我在新奥尔良的生涯》中所述,对他感触最深的就是人们充沛的精力。新奥尔良的黑人,有人肤色如欧洲人似的苍白有人纯黑,他们组织了许多社交俱乐部,游行以及野餐活动。一个极其广阔的旋律和音调的领域产生了,有切分乐,布鲁斯,歌剧片断和教堂音乐等种种音乐形式,伴随或激发着人类的活动。在成为一个演奏家之前,孩童时期的阿姆斯特朗曾为几分钱在街头跳舞,也曾为了吃上晚餐,参加由其他几个孩子组成的4人流浪乐团并担任歌者。这些孩子到处游荡,他们那甜美和谐的乐音给新奥尔良亚热带闷热的夜晚带来清凉。
  在他灵魂中也有一些不上大雅之堂的方面。虽然阿姆斯特朗是制造快乐之源,但他也是个在街头长大的男孩,有着一嘴的脏话。由于在新年之夜胡乱开枪,他被强制送入有色人种的无家可归孩子之家,这是一个致力于改造行为不端的少年的机构。就是在那里,年轻的阿姆斯特朗第一次把他的双唇放上一只短号吹奏口。同每个美国少年一样,无论出生于那个阶层,他都有自己的梦想。夜晚,他躺在床上,听着由几条街之外传来的声音,那是伟大的Keppard正在吹奏他那金色的小号。他盼望有朝一日他也能吹出那么高昂的小号音。
在如此艰困的环境中成长,阿姆斯特朗因此从未接受过正式的音乐教育。他的童年,是被犹太邻居雇用的小孩子玩伴,而生平的第一支短号便是跟这位犹太邻居借钱买来的。约在十一、二岁时,阿姆斯特朗在纽奥良街头开了一枪,被送到少年感化之家。可是,「塞翁失马焉之非福」,阿姆斯特朗因为加入感化院里的乐队,才得到基本的乐理知识和短号的吹奏技巧(一直到二十年代以后,阿姆斯特朗才改行吹小喇叭)。
  出感化院后,阿姆斯特朗在纽奥良附近的俱乐部里,参加各个不同的乐团,这里一点那里一搓的学习经验,在18岁那年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变成为当时纽奥良最知名的[娃娃脸欧瑞](Kid Ory) 乐团短号手,而到了1922年,他更加入了当时由知名的奥立佛国王(King Oliver)所组成的乐团开始在爵士乐界崭露头角,逐步建立成为一位伟大独奏者的地位。
  阿姆斯特朗与他的第二任太太Lilian Hardin组成的「Hot Fives」,吸引爵士乐坛中的知名乐手纷纷加入,后来更因此而扩增编制为「Hot Sevens」。他们的作品一直被评论家认为是最好的。「Hot Sevens」将早期纽奥良传统爵士乐充分消化吸收之后再创新,"Come Back"、"Sweet Papa"等曲子便是阿姆斯特朗装饰性曲风的代表,而"Cornet Chop Suey"则有阿姆斯特朗一贯吶喊般的沙哑声。这些作品发表后,如同在爵士乐坛上投了一枚炸弹,从原本崇尚集体合奏的风格,转变为阿姆斯特朗个人式的即兴独奏或歌唱。
当时纽奥良乐手虽然也有兴奏的作法,但是大多篇幅不长,音乐上自由开阔的程度也还很不明显,是阿姆斯特朗以热烈狂野,如泉涌出的即兴号音,彻底改造了爵士乐,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当年阿姆斯特朗在佛雷查韩德森Fletcher Henderson大乐团的表现实在太出色了,当他离团之后,韩德森没有办法找到能代替的人,韩德森与乐团的编曲主任唐瑞德曼Don Redman研究之后,将阿姆斯特朗的演奏拆解开来,用整个乐团来仿真,有人负责学他在节拍前后不定时穿插的装饰音,终于将阿姆斯特朗热烈而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摇摆乐成功重现,然后当时各大乐团纷纷仿效,这,就是摇摆乐大乐团的起源!


  1930年早期,阿姆斯特朗带领大乐团到欧洲旅行访问,他那两排白白的牙齿成了通行国际的招牌标志,甚至成为美国最宝贵的音乐大使。这时,「歌唱」在他的音乐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大众的注意力开始转向他沙哑却又带着温暖的声音,因而在他之后有无数的歌手模仿他的唱腔。
而这段阿姆斯特朗大红大紫的时期,他拼了命工作,却也因此造成嘴唇长期受损,迫使他休息了一段时间。阿姆斯特朗另一位生命中的贵人即是他精明的经纪人-Joe Glaser在这时候出现了。他为阿姆斯特朗的演艺事业拓展至大屏幕,争取到超过五十部的电影演出机会。1935年,他以"Mahogany Hall Stomp"和"Swing That Music",这些强调小喇叭技巧的作品证明他和从前一样好。1944年,阿姆斯特朗登上大都会歌剧院成功演出,加速阿姆斯特朗迈向音乐生涯的另一阶段的步伐。
1947年,阿姆斯特朗以六人组的「All Stars」将自发性的纽奥良传统爵士乐,融合典型的大乐团即兴重复独奏的风格,为爵士乐开展另一条大路,同时也提升编曲者在爵士舞台的地位。阿姆斯特朗的表演有夸张式的表情,小丑式的动作,然而这些却丝毫未能动摇他在爵士乐界的地位,他的小喇叭演奏具有明亮耀眼的音色,这位爵士巨人在当时的影响力简直无人能及。
  阿姆斯特朗是第一位了不起的即兴爵士乐手,他彻底超越时代的演奏天才,他的短号/小号演奏和他的演唱表现,大幅度地加速了爵士乐的发展。所谓「五七成群」,指的是阿姆斯特朗在二零年代中期组成的五人和七人乐团(Armstrong’s Hot Five and Hot Seven),《五七成群录音全集》记录了阿姆斯特朗和他周围的顶尖爵士乐手在一九二五到二九年之间的音乐表现,其中我们可以听到阿姆斯特朗如何把「即兴演奏」这件事推到一个畅快淋漓的高点,也可以听到他影响了后世无数歌手的演唱功力。
短号(Cornet)/小喇叭(Trumpet)手路易士阿姆斯特朗是爵士乐历史上第一位重要的独奏家,当然,在他之前,有传说中喇叭吹奏得响彻云霄的巴第波登(Buddy Bolden),讲「传说中」,是因为波登生得太早,没赶上录音工业的发展,没有任何唱片传世,故老相传的惊世演奏技艺,只能透过老一辈乐迷的回忆述说一二。
    阿姆斯特朗就完全是另外一件事,他出身人称「国王」的乔奥利佛(Joe "King" Oliver)乐团,在恩师奥利佛调教之下,阿姆斯特朗年纪轻轻就成为当时最强悍的演奏者,他的第二任妻子,杰出的钢琴家莉莲哈定(Lil Hardin)协助他组成了以录制唱片为目的的乐团「阿姆斯特朗五人热奏(Louis Armstrong’s Hot Five,这个团有时扩充到七人,改称Hot Seven)」,推出了许多杰出作品,阿姆斯特朗的演奏和演唱录音,影响了许多后进乐手,当然也风靡了无数的听众。
    许多爵士书籍会像本文一样,说阿姆斯特朗是爵士独奏家第一人,我们应该这样看这件事,在阿姆斯特朗崛起的1920年代,当时纽奥良主要流行的风格是集体齐奏,和我们后来熟知的「英雄主义」表演模式有极大的不同,某个角度来看,从爵士的查理帕克、一直到摇滚乐的吉米汉醉克斯、艾利克莱普顿都受到他的影响:在阿姆斯特朗之前,是没有「明星乐手」这回事的!
阿姆斯特朗的独奏是充满热情而且极度优美的,这一点,随便,是的,随便找一张他的演奏集听听就可以了解,几张他的著名经典,比如说《Plays W.C.Handy》、《Plays Fats Waller》或者最近结集出版的《五七成群全记录The Complete Hot Five And Hot Seven》,更是精彩绝伦,每位爵士乐迷都应该听一听。
  许多人喜欢说阿姆斯特朗是天才,否则很难解释他为什么可以作这多事,他不但是开宗立派的演奏大师,也是爵士演唱风格的开山祖师,他把歌声当作乐器一般运用,影响了后世的众多歌手,从比莉哈乐黛(Billie Holiday)、艾拉费兹杰罗(Ella Fitzgerald)、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甚至摇滚乐的猫王(Elvis Presley)都从阿姆斯特朗的演唱启发中受益良多。说到摇滚乐,阿姆斯特朗和摇滚还有一段奇特的因缘,60年代摇滚兴起,曾经是排行榜宠儿的爵士乐节节败退,流行榜上最后一首爵士冠军单曲,正是阿姆斯特朗为电影《我爱红娘》所唱的〈Hello Dolly〉。
  来自纽奥良的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不仅传奇一生,至今百年身仍是爵士乐的贡献最多的艺人。而他所演奏或唱过的经典名曲,也是典型美国南方乐风与摇摆乐黄金时期的精华典范。曾经赢得八座葛莱美奖的曼哈顿转运站合唱团,这次以纯熟的合唱与口技表演特别献给阿姆斯特朗这位很早就把拟声演唱(Scat)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前辈。
  "Sugar"一曲中可以听到纽奥良的悠闲风情,四人混声的合唱装点出南方的情趣。而"The Blues Are Brewin’"则是Delta Blues的精彩重现,老式演唱方式与演奏者的复古仿真,也相当有趣。
  由阿姆斯特朗本人所写的"Old Man Mose",以男主唱为主,除了呈现三○年代的节奏风华,好象欣赏了一部小时候曾看过的黑白卡通片,而教人意犹未尽。"Do You Know What It Means To Miss New Orleans"一曲则令人意外的运用了30年代Torch Song的悲伤演唱风格,但是效果却出奇的好。本辑就像是一场回放的老电影,但是画面的感觉全由听者自己决定。复古的风貌正等待您前来共同欣赏。
阿姆斯特朗用他的小号和嗓音重新诠饰流行歌曲,使之充满情感,由此这些歌曲才能登上大雅之堂。他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本世纪最具创新性的曲调。他学会了如何着装并成为了一个领导流行的人物。他常说的俚语成了风行一时的流行语。路易斯的确是个人物!许多著名乐队都效仿他的风格。这些乐队的特色即兴歌手都从阿姆斯特朗那里得到直接的指导。每一个爵士音乐学校从那时开始教导学生阿姆斯特朗演绎音乐的基本方式,比如节奏强烈的爵士、布鲁斯、民谣和非洲—拉丁乐风。每个爵士乐手都对他感恩不尽,而许多歌手如Bing Crosby、Billie Holiday、Ella Fizgerald、Sarah Vaughan、Frank Sinatra、Elvis Presley和Marvin Gaye也都爱好阿姆斯特朗的歌曲。 阿姆斯特朗经常环游世界。有一个关于他那富于魅力的粗鲁无礼的事例。在1932年,阿姆斯特朗为英国国王演奏。他是这么说的:“下面是专为您,尊敬的国王陛下演奏的,乐曲名为:去死吧,你这个淘气鬼!”阿姆斯特朗非常爱孩子,总是乐于帮助陷于困境的同行们。但对于皇族和显贵们则是并不那么恭敬如仪。当然他在欧洲非常受欢迎,在阿姆斯特朗50年代末的巡演中,在西非大规模的群众欢迎活动对于这个二十世纪的音乐巨人而言,虽说一点儿也不正式,但却是最热烈的。他接受人生的安排,但用他自己的方式塑造生活。不过这说阿姆斯塔朗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在50年代中期,年轻一代的黑人音乐家认为阿姆斯特朗的音乐属于街头游方艺人,是一个大尴尬。虽然热门过一段时期,但在流行冷冰冰的、对一切要表示出鄙视的新曲风下都显得过于友善讨好了。因此他们摒弃了阿姆斯特朗。他们说,他拖了黑人的后腿因为他对白人笑得太多,而不要求得到一定程度的尊重。但在40年前,阿肯色州小石城发生的那场对黑人孩子进行的教育种族隔离事件中,阿姆斯特朗公开呼吁艾森豪威尔总统,要求他支持黑人孩子的正当权益。但是在爵士乐圈中却每第二个人发出哪怕是最微弱的呼声。阿姆斯特朗的英雄精神一直是那样傲然独立。真正的伟人就是这么行事的:在关键时刻,尽到应尽的义务或挺身而出一力承担。他们做好他们的本职工作。阿姆斯特朗就是这样一个人。

 
神秘内容 Loading...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上一篇:爵士乐简史Jazz  
下一篇:法国著名作家和一些文学名著的的说法
[推荐]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