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内容 Loading...

伊什塔尔下阴间 (来源:专业英语学习网站 http://www.EnglishCN.com)

阿九译



到那不归之乡,艾里什基伽尔的领地,
伊什塔尔,月亮的女儿,下决心要去那里。
到那黑暗的屋子,伊尔卡拉之居,
到那个进入之后无人离开的幽室,
走上一条不归的路,
进入一个进入之后就不再有光的屋子,
那里,尘土是他们的开销,污泥是他们的食品,
那里他们不见灯光,常在黑暗里居住,
那里他们象鸟一样被麻衣包裹,以翅膀为着装,
门和门栓之上散布尘土。
当伊什塔尔到达了不归之乡的门时,
她对守门人说道:
"啊!守门人,打开的你的门,
开门让我进去!
如果你不开门让我进入,
我将打碎门,粉碎门栓,
我将砸烂门柱,我将搬走门,
我将提升死者,让他们吃活着的人,
以便死者将在数量上超过活人。"
守门人张口说话,
朝着亢奋的伊什塔尔:
"且慢,我的女主人,别把它扔下!
我这就去艾里什基伽尔女王的殿里宣布你的到来。"
守门人进入了,对艾里什基伽尔说:
"看,你的姐妹伊什塔尔正在门前等候,
就是举行节日的她,
搅动了艾阿国王面前的深渊的那位。"
艾里什基伽尔听到这些,面色苍白如砍下的柽柳,
她的嘴唇乌黑如檫伤的库尼努芦苇。
是什么推动她的脚步?是什么让她动心前来?
难道我情愿与阿努那基一起喝水?
愿以泥土为饭,以泥浆为酒?
情愿悲叹将妻子变成未亡人的男人?
情愿哀伤自情人的腿上被劫走的不幸的少女?
或者愿悲叹那新逝的小小孩童?
去,守门人,为她打开门,
依古老的规则待她。"
守门人上前,为她打开门:
"请进,我的女主人,库塔会朝你欢呼,
不归之乡的宫殿会因你的光临而欢欣。"
当他打开第一道门让她进入,
他剥去了并且在她的头上带走了硕大的王冠。
"守门人,你为何卸下我的头上的王冠?"
"进入,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这样。"
当他打开第二道门让她进入,
他扯下并拿走了她的耳上的挂件。
"啊!守门人,为什么你拿走我的挂件?"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打开第三道门让她进入,
他脱去了环绕她的颈项的项链。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拿走的颈链?"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打开第四道门让她进入,
他从她的乳房上带走了胸饰。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在我的乳房上拿走胸饰?"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使她成为了进入的第五扇门,
他褪下并拿走了她臀上系着的玉腰带。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在我的臀部上拿腰带?"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打开第一道门让她进入第六扇门,
他褪下并拿走了她的手镯和脚环。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拿走我的手镯和脚环?"
"请进,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当他打开第一道门让她进入第七扇门,
他剥下并带走了她贴身的内衣。
"为什么,啊!守门人,你拿走我的内衣?"
"进来,我的女主人,阴间的女王的规则就是如此。"
伊什塔尔刚降入到不归之乡,
艾里什基伽尔就看见了她并且大声叫喊。
伊什塔尔不言不语地飞到她身边。
艾里什基伽尔张开了她的嘴说话,
"把她带走,南塔尔,锁到我的宫殿里!
对她释放六十种痛苦:
让她的眼睛有眼睛的痛苦,
让她的侧面的有侧面的痛苦,
让她的心有心的痛苦,
让她的脚有脚的痛苦,
让她的头有头的痛苦-
对她的每部分,对她的整个的身体!"
在伊什塔尔下降到下面的世界以后,
公牛不再跳到母牛的身上,公驴不使母驴妊娠,
街市上男人不再使处女怀孕。
男人睡在他自己的房间,少女也独守空房。
守卫群神的帕苏卡里的支柱
已经倒下,他的脸被遮蔽,
他身上裹着悲哀,他的长发披散。
帕苏卡里向前,走到众神之王艾阿跟前:
"伊什塔尔已去了下面的世界,还没有上来。
自从伊什塔尔到了那不归之乡,
公牛不再跳到母牛的身上,公驴不使母驴妊娠,
街市上男人不再使处女怀孕。
男人睡在他自己的房间,
少女也只能独守空房。"
在他明智的心里,艾阿构思了一幅图象,
并且创造了阿苏舒那米尔,一个宦臣:
"阿苏舒那米尔,上去,面对着不归之乡的大门,
不归之乡的七扇门将为你打开。
艾里什基伽尔会看见你,并因你而欢欣。
当她的心平静,她的气色愉悦,
让她发出大神的誓言。
然后抬起你的头,到盛着生命之水的袋子前用心祈祷:
"向你祈祷,我的女王,让他们给我盛着生命之水的袋子
让我喝到那生命之水。"
艾里什基伽尔听见了这话,
就击打她的大腿,咬破她的手指:
"你的请求的确是不情之请。
来,阿苏舒那米尔,我将以有力的诅咒诅咒你!
城里的阴沟里的污泥将是你的食物,
城市下水道的水将是你的饮料。
门槛将是你的住处,
昏溃糊涂者和口渴者将噬咬你的脸颊!"
艾里什基伽尔张开她的嘴说话,
向她的南塔尔,她的侍卫说话:
"南塔尔,上去敲响埃伽尔基那,
用珊瑚石装饰门槛,
恭迎阿努那基的驾临,让他们在金制的王座上就座,
用生命之水喷洒伊什塔尔,并将她带走!"
南塔尔去了,敲响了埃伽尔基那,
用珊瑚石装饰了门槛,
迎来了阿努那基,让他们在金制的王座上就座,
用生命之水喷洒了伊什塔尔,并将她带走。
当她让她走出第一道门时,
他还回了她的内衣。
当她让她走出第二道门,
他归还了她的手镯和脚环。
当她通过第三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臀上的玉腰带。
当她通过第四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的胸间的装饰。
当她通过第五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的项链。
当她通过第六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耳上的挂件。
当她通过第七道门时,
他归还了她头上的大王冠。
"如果她不给你她的赎金,就带她回去。
至于塔牧兹,她少年的情人,
用纯水将他洗净,以香膏膏抹他:
给他穿上大红的衣服,让他吹响他的玉笛。
并让宫女们使他欢心。"
当贝丽丽正在展玩她的珠玉,
当她的臀上挂着"穿眼之石",
当她听见她的兄弟的声音,贝丽丽就敲响珠玉……
并让"穿睛之石"充满了……
"我唯一的兄弟,不要伤害我!
当塔牧兹找到我的日子,
当他的玉笛和光玉戒指见到我,
当与他同来的恸哭的男人和女人见到我,
愿亡灵上升,闻到香气。"

 
 
神秘内容 Loading...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穆海勒希勒
·吉尔伽美什
·西格利亚诗选
·密斯特拉尔
·珍黛妮·沙阿
·阿古斯蒂尼
·谷川俊太郎
·路易斯·格吕克
·与谢野晶子
·伊格内托金内尔

上一篇:穆海勒希勒  
下一篇:吉尔伽美什
[推荐]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