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内容 Loading...

德尔米拉·阿古斯蒂尼诗选
 

阿古斯蒂尼(1896—1914),著有《诗集》和《书信集》。 (来源:英语聊天室 http://chat.EnglishCN.com)


夜曲


你的心灵之湖镶嵌在夜中
恰如一片宁静的水晶的织物
由失眠的硕大蜘蛛所织成
雪花石膏杯子里闪亮的水的精华,
使群星闪烁发光的纯净镜子,
在深邃的天空反映出生命的深渊……

我是拖着血痕的流浪的天鹅;
我以血沾染了这些湖面而高飞升空。

王央乐译


闯入者


爱人,夜多么悲哀,夜正在呜咽,
当你的黄金钥匙歌唱在锁中之时;
后来,门在冰冻的阴影上开启,
你的形体成了光亮洁白的一个斑痕。

你的钻石的双眼照耀着这里的一切。
你的清新的的双唇在我的杯子里吮饮;
你的芳香的额头在我的枕畔歇息;
我醉心你的痴情,我崇拜你的狂热。

如今我笑,如果你笑;我唱,如果你唱;
你入睡,我睡在你的脚下犹如家犬;
甚至我的影子,都带着你春天的气息。

我战栗,如果你的手触着了锁;
我祝福那呜咽的黑沉沉的夜,
它让你清晨的嘴在我的生命里开花。

王央乐译


难言之隐


我在奇异地死去……
不是生命、死神或爱情使我死亡
而是一种沉默的思想,宛如创伤……
难道你们从未感受这样的痛苦——

一个扎根在生命中的茫茫思想
吞食着灵魂和躯体,却不让鲜花开放?
难道你们心中从没有一颗星:
烧毁全身却发不出一丝光芒?

痛苦的顶峰!……永恒地带着
悲剧的种子,干枯而又令人心伤
像一颗凶狠的牙齿钉在内脏!

但是一旦将它拔出来变作一朵花儿
奇迹般令人难忘地开放!……
啊,捧着上帝的头颅也不过这样!

赵振江译


我的爱恋


今天他们回来了。
沿着夜间所有的小路
来我的床上啼哭。
曾是那么多,又是那么多!
我不知哪些还活着,哪个已经死亡。
我待为他们所有的人哭泣悲伤,
夜色饮着我的泪水.像一块黑色的手帕儿一样。

有的头颅沐浴金色的太阳,像成熟的……
有的头颅笼罩着神秘和黑暗……
有的被一根无形的芒刺加冕,
有的染红梦幻的玫瑰,
有的垂向深渊的坐垫,
有的想休息在天堂,
存——些未能在春天放香
更多的化作冬天的花朵散发芬芳。

那所有的头颅都使我痛苦,宛似创伤……
使我痛苦,像死去的人儿一样……
啊!……那眼睛,更使我悲伤:双倍的悲伤!……
模糊的、绿色的、灰色的、蓝色的、黑色的眼睛
一旦闪烁便会烧光;
它们是爱抚、痛苦、星座、地府。
在它们所有的光芒和火焰上
我的躯体在升温,我的灵魂在发光。

它们引起我对那唇儿的渴望……
从那些在我的绣床开花的嘴上:
甜蜜或苦涩、红润或苍白的杯子,
还有它们和谐的百合或沉静的玫瑰,
我曾在上面畅饮生命的琼浆,
如今却痛饮死亡……
他们双唇有毒的迷人的花园,
我在那里呼吸他们的灵魂和躯体,
花园将我的床环绕
沉浸在泪水里……

那些手,充满秘密的命运,
装点着神秘的戒指……
有的生来就戴着爱抚的手套,
有的充满情欲的花朵.
有的使人感到一把不曾见过的匕首,
有的使人看见一根至高无尚的权杖;
苍白或黝黑,快活或强壮,
在所有这些手上,我曾编织梦乡。

由于心灵的悲伤,
躯体会弯下脊梁,
天遮无挡,它们神圣地
穿起情欲的衣裳。

我手臂的磁铁,我内心的蜂房,
宛似倾向无形的深渊,倾向我的绣床。

啊,在所有的手臂中,我寻找你的手臂
在所有的嘴唇中寻找你的嘴唇,
在所有的身体中寻找你的身体,
在所有的头颅中,我只爱你的头颅,
在所有的眼睛中,我只爱你的眼睛。
因为我对你的爱最深.你的痛苦最浓,
因为你的距离最远,反而捷足先登……

啊,我从未抚摸过的黝黑的头颅,
我久久注视的明亮的眼睛!
我们傍晚时加深的眼窝和我不知不觉
成倍加重的奇异苍白的面容,

来吧:让我们的身体挨着身体;
来吧:让我们心灵贴着心灵。

你要告诉我如何回答我的第一声喘息,
你要告诉我怎样对待那亲吻的梦境……
你要告诉我,当我离去时,你是不是独自痛哭……

还要告诉我你是不是结束了生命!

如果你已经死去,
我的痛苦将使卧室渐渐充满忧伤,
我将拥抱你的身影,直至将生命耗光。
寂静加深了黑暗,
黑暗加深了寂静.
儿子痛哭至死.为我们守灵,
我们的儿子:就是凭证。

 
 
神秘内容 Loading...

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密斯特拉尔
·路易斯·格吕克
·吉尔伽美什
·伊格内托金内尔
·伊什塔尔下阴间
·艾德里安娜·里奇
·穆海勒希勒
·艾米·洛威尔
·西格利亚诗选
·斯诺德格拉斯

上一篇:密斯特拉尔  
下一篇:路易斯·格吕克
[推荐]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